聚焦:法国玻璃展的发展历程回顾

分享到:
点击次数:8 更新时间:2014年05月21日11:37:44 打印此页 关闭

中国琉璃艺术的开拓者杨惠姗和张毅夫妇,在谈起走上琉璃艺术道路的时候,毫不讳言对法国玻璃艺术家安东尼。勒彼里耶(AntoineLeperlier)的推崇,以及受他影响之深刻。今天,中国观众终于能一睹这位法国国宝级艺术大师的真容─在中法两国共同策划下,安东尼。勒彼里耶等法国艺术家玻璃艺术展StoptheTime拦截时间在上海琉璃艺术博物馆举行,这这也是今年庆祝中法建交五十周年的文化专案之一。

  二十年交流互助

  安东尼。勒彼里耶在玻璃艺术领域享誉世界,作品被法国、德国、美国、日本、捷克、英国等三十多家世界级、国家级博物馆收藏。一九九四年,法国文化部设立艺术大师头衔,目的在于保护珍贵的文化艺术遗产。安东尼。勒彼里耶在设立当年即获此荣誉,以表彰他对脱蜡铸造的传承和创新。近年来,他的作品也成为中国艺术品收藏市场的新宠。

  杨惠姗在展览开幕式上介绍,与安东尼的相识是在一九九四年的英国玻璃双年展上,尽管当时他已经是名满天下的大师,但与他们夫妇的交流非常无私。安东尼在色彩上的天赋无人能及,加上其大学主修的是哲学,在艺术创作中常常会融入其对生命的感悟。二十多年来,他们三人在不断交流和学习中,在各自的领域都有了新的感悟和成就。杨惠姗、张毅说:从我们开始琉璃的学习,一直到摸索?寻找自己的语言,转眼已经二十七年。然而,无论岁月多么漫长,我们始终把安东尼的作品当成一个模范。在我们还是零阶段,安东尼已经是世界第一人。

  幼承庭训献身艺术

  安东尼。勒彼里耶对脱蜡铸造的传承,始于其外祖父。他的外祖父弗朗索瓦。德孔西蒙(FrancoisDecorchemont)是法国脱蜡铸造技法的先驱。安东尼。勒彼里耶介绍,在法国北方的小镇Conches-en-Ouche,外祖父开创了脱蜡铸造百年世家。他是印象派大师莫奈的好友。巧合的是,他也是玻璃艺术的印象大师。

  在外孙印象中,外祖父毕生勤勉:他用一生的时间,为家乡孔谢(Conches)和巴黎的一座座教堂,留下一面又一面歌颂上帝的窗。九十二岁时,他仍每天在床上画图,直到离世。

  现在,德孔西蒙创作的玻璃和教堂一起,成为世世代代游客瞻仰的创作。安东尼。勒彼里耶从一九六八年开始在外祖父的工作室里做学徒。在那里没有配方,也不传授技法,所有脱蜡铸造的奥秘,都存在于不断地观看和动手之间:他希望我的创作像呼吸一样自然。一九七八年,用德孔西蒙留下的?炉和笔记,安东尼。勒彼里耶完成了第一次创作的实验,并逐渐演绎出自己的风格。用张毅的话说,就是他把自己从一名玻璃工艺师塑造成一名艺术家。

  最新作品感悟时间

  安东尼。勒彼里耶每个阶段的作品都有不同的风格和内涵。但无论哪个阶段,将哲学思考融入其中是一贯的。同时,受到了外祖父的影响,在创作中也喜爱探索多种技法,发掘玻璃艺术的种种可能。从早期的圣骨盒(Reliquary)、混乱的当下(ChaosKairos),直到这次展出的一念流逝,一念永恆(Fluxetfixe),安东尼。勒彼里耶的作品恰如一座舞台,上演?一幕幕或荒诞或严肃的戏剧。腐烂的水果、跳跃的兔子、孤独的头盖骨,以及出现在中世纪画作上那些诉说时间概念的文字,诸多歷史、人物、艺术、时间相关的符号在他的作品中一一呈现,也向观者诉说?他对生命本质的思考和对人类的关怀。

  谈起此次来沪展出的十五件一念流逝,一念永恆系列作品,安东尼。勒彼里耶称,这是他近几年关于时间、回忆、生命的思考感悟。将不透明的陶瓷浇铸在通透的玻璃,为此,作品使用热浇铸结合脱蜡铸造技法,要经过两次淬炼。高温下流动的玻璃,如同飞速流逝的时间;坚硬的陶瓷,像是永恆的记忆结晶。这些作品,就像记忆的瞬间一般,独一无二。宝石红、紫罗兰色、禾黄、纤绿、琥珀,结合银灰、褐铜文字或是诗句,或是单句的感悟之言,镶嵌其中,交揉变幻,嵌印时间的定格画面。

  在展览开幕式上,上海艺术学院院长龚学平还向安东尼。勒彼里耶、杨惠姗、张毅颁发学院客座教授聘书。

  该展览即日起至九月七日于上海琉璃艺术博物馆举行。

  法国玻璃艺术概览

  玻璃艺术虽然有三千多年的歷史,但真正成为艺术品也在近几百年。在本次展览中,除了有安东尼。勒彼里耶的近作和杨惠姗、张毅的作品外,还有八件安东尼。勒彼里耶带来上海的古董玻璃作品异常珍贵。他们都出自十九世纪末、二十世纪初的法国玻璃大师之手。

  一百多年前,法国玻璃艺术的製作独领风骚,取代了二百年来英国和波希米亚的领先地位,引导了时代潮流。在经歷了吹製工艺、铅质水晶工艺和机压工艺这三次脱胎换骨之后,玻璃艺术迎来了它的又一次新生,这是不同于前三次技术革新的艺术创新。法国先后诞生了三大玻璃品牌:加莱(Calle)、道姆(Daum)、拉利克(Lalique),这三个品牌都是以创业者的姓氏命名的,脱蜡铸造法也诞生于那个时期。记者看到,加莱的作品在展览中就有几件,此外还有安东尼。勒彼里耶外祖父德孔西蒙的经典之作。

  时隔百年,无论是工艺还是美感,这些作品至今看来仍像新的一样,在设计造型上,也丝毫不让人觉得过时。透过这些古董,我们也能大致了解欧洲玻璃艺术承先启后的轨迹脉络。


下一条:注意薄膜开关的储存相关事项